永利,暴雪来袭,青河县最大的冬牧场??远冬牧场内近10万只牲畜被困。大雪封山后,那里的近千名牧民也将受到威胁。从1月15日至今,青河县到远冬牧场的286多公里路上,抢运牲畜的车辆一直未间断过。
远冬牧场是青河县三大冬季牧场中面积最大的、距离最远的一个,每年青河县至少三分之一的牲畜在那里越冬。往年,靠近昌吉州的远东牧场气温比青河县高出5摄氏度左右,牧草比另两个冬牧场丰茂。但暴雪后,那里成了重灾区。
据青河县县委办公室统计,最近两周以来,雪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700余万元,沿天山一带发生多起雪崩,死亡1人,冻伤98人。目前已损失牲畜约3000只。截至目前,该县已投入抗灾资金500多万元,用于县内被雪封堵道路的疏通清雪、饲料购买和民众救灾物资的发放等。此外,该县干部职工为救灾已捐款16万元。
286公里生命线大营救
“从上周开始,全县近800公里的道路每天都是推雪车开道。光是推雪车这类大型车辆的油费,每天就要花10万元。”青河县县委书记赵杰说:“老百姓要出门,特别是远东牧场的牲畜要转移出来,从县里到远东牧场这条生命线一定要保持畅通。”
1月16日,为了赶在暴雪来袭前从远东牧场抢出更多的牛羊,青河县县委、县政府再次组织大型车辆开道、多辆大货车及4辆越野车做保障,再次前往远冬牧场转移牲畜。
1月16日是晴天,白茫茫的雪原让人炫目。当地司机说,这200多公里的路程即便在无风的天气也要跑16个小时。清早出发前,赵杰告诉所有参加营救的工作人员说:“这顿饭咱们都吃饱,万一路上遇到风雪,困在路上,谁也没办法。大家都要做好挑战困难的准备。”
路上,有些道段的雪墙比越野车的车顶还高。
赵杰说,进入远冬牧场将牲畜和牧民抢运出来只是大营救的第一步。因县里储备的越冬草料严重不足,10万头牲畜转移出来,吃什么是眼下急需解决的问题。近3天,清河县从奇台调来500吨、75万元的饲料,但仍是杯水车薪。
青河县县委常委、纪检委书记陈宝江说,这场雪灾让许多问题凸显,比如扫雪、节约使用饲料都成了关键问题。上周,清河县县城一座面积为1100平方米的市场被大雪压塌,所幸没造成人员伤亡。当地气象部门测算,县城积雪厚达87厘米,按1平方米积雪重95公斤计算,1100平方米的房顶上的积雪相当于90多吨重。以往饲料都不粉碎,如今为了提高饲料的使用率,只能先将其粉碎再喂牲畜。粉碎饲料能提高草料20%的利用率。“这20%都是钱啊。”陈宝江说,“俗话说,千里不调草。买草,贵得吓人。”
1月17日零时30分,车队终于到达远东牧场。
目前,远东牧场近4万头牲畜和上千名牧民被安全转移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该县组织的大型清雪车、25辆大型货车每隔一天就要往返一次。如不遭遇极端恶劣天气,预计20天后远东牧场的牲畜和牧民将被全部营救出来。
营救故事:49只被冻死的羊
一只、两只、三只……49只,看着眼前羊一排排被冻死,牧民达吾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1月11日,风卷着雪呼啸而过,达吾力的手、脸、脖子被冻得生疼,羊群在卡车上冻得瑟瑟发抖,有力气的大羊像疯了似的往一起挤。达吾力不断地驱赶羊,怕它们会被挤死,可最后,羊一使劲,他倒在羊群里,实在精疲力尽了。但这还不是最坏的。
半路上,忽然一阵狂风,前方的路彻底看不清了。车摸索着前行,只听到车轮打滑的声音??路被雪完全堵死了。“呼达拜!哎,呼达拜……”达吾力扯着嗓子喊着驾驶室里兄弟的名字,看不到人,他觉得世界上忽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“哎……下车铲雪!困在这,我们会被冻死的。”呼达拜和另外两个兄弟从驾驶室里扔出4把铁锨,跳下车,抄起铁锨就往车头跑,现在,惟一的希望就是铲出一条路。
风夹着雪,打在脸上像刀子。距离只有几米远的4个兄弟必须一边铲雪、边喊话,这样才知道对方在哪里,是不是安然无恙。
“又一只羊子站不住了!”达吾力铲雪的手冻得像冰块,心里却急得像着火。有时候,他会忽然扔下铁锨,冲到卡车上数数又有几只羊冻死了。冻死的羊都呲着牙齿、咬着舌头,4只蹄子蹬得直直的。这让达吾力害怕,如果被困久了,他们也会死在这里。
雪被铲开1米,车往前开1米。车发动时,发出“轰轰”的声音是4个兄弟最想听到的声音。“达吾力,前面,你听,有车来了!”几个小时后,呼达拜听到1.8米高的雪墙后面传来了轰鸣声。
“有没有人?人在哪儿?”当雪墙“轰”的被挖掘机捅出个大窟窿时,达吾力、呼达拜愣住了。风雪里,他们看见县里萨尔托海乡的人。“哎,哈米提,我们在这!”达吾力一眼认出了前面的人是乡长哈米提,他一屁股坐在雪地上,哭了。
走出100米长的雪墙,达吾力发现遇到风雪时,他们距离乡里只有7公里。
只有7公里,49只羊却被活活冻死。
达吾力兄弟住在远冬牧场的一间石头房子里。牧场里,还有很多人住在小砖房或霍斯里。大雪后,有的霍斯半截都被埋在雪里,人出门得先掏个洞,钻出来。因为天太冷,“出门走一圈,眉毛上结的都是霜。”呼达拜说。
达吾力说:“风最大的时候,忽的一下,霍斯就没了。整个毡房被风卷到天上,用手扯也扯不住。那时,人能拽上娃娃跑就是好的,就怕把娃娃吹跑了找不到。”
而牧场的羊在这样的大雪天就更难过了。“羊必须吃草,只吃玉米,吃不了几天就死了。”呼达拜说,“今年远冬牧场的雪太深,羊走不动,也根本刨不开这么深的雪,只能困在圈里挨冻。”
远东牧场是戈壁丘陵地貌,雪后刮起大风,整个雪原的表面会结上了一层硬壳,雪不再是松软的。即便是一个成年人站在雪壳上也不会陷到雪里。除非你一跺脚,扑哧一下,人会矮半截,脚踩在地上,雪已经到大腿了。
遇到太阳好的时候,有的牧民会把羊圈外的雪铲开一片,赶着羊出来晒太阳,给羊补钙。有的羊,忍不住饿,一个劲儿刨雪找草,等雪抛开了,羊蹄子也磨破了,这样的羊走不动路,即便这一顿吃上草了,过不了多久,还是会死。
把羊转移出去。人也跟着离开这风雪的中心,是暴雪到来前,必须做的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